中文|English
熱線電話:
您的位置:首頁 > 德育之窗

事了拂衣去,不言功與名

[作者:葛老師 轉貼自:本站 點擊數:887 更新時間:2019-05-31 文章錄入:admin]

趙客缦胡纓,吳鈎霜雪明。

銀鞍照白馬,飒沓如流星。

十步殺一人,千裡不留行。

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與名。

閑過信陵飲,脫劍膝前橫。

将炙啖朱亥,持觞勸侯嬴。

三杯吐然諾,五嶽倒為輕。

眼花耳熱後,意氣素霓生。

救趙揮金槌,邯鄲先震驚。

千秋二壯士,烜赫大梁城。

縱死俠骨香,不慚世上英。

誰能書閣下,白首太玄經。

 

上面是李白的《俠客行》。

初讀這首詩,對俠客也充滿了向往。“十步殺一人,千裡不留行”,絕技在身的俠者形象大概就是由此樹立起來了;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”,功成名就之後隐身而去,潇灑地留給世間一份傳奇,俠客似乎都是這樣神龍見首不見尾。

但漸漸地,我的看法有了一些改變。

比如“十步殺一人,千裡不留行”,是不是有些太血腥?而且也太不實際——為了突出一人,把所有人都當作不堪一擊的背景,也就是意淫罷了;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”,這“藏”字反而有做作的嫌疑——不藏人們可能還不知道,一藏可能讓名聲更遠揚了,所謂終南捷徑也就是隐而求名,如此而已。

所以,兩個句子太牛太傲太作,一點都不自然。為了自然起見,不如改成“事了拂衣去,不言功與名”。功成名就了,誰愛說誰說,不說拉倒,我是一句話也不說了,這多麼随性。

 

想完之後,我又有些害怕,害怕這樣的想法招人罵。

因為現實生活和人們對俠者的向往很不一緻。就“藏功與名”來說,就極其罕見。大多數人都是本來沒有什麼功與名,卻極力包裝大肆宣揚功與名,宣揚到自己都相信了别人都相信了還不行,還唯恐外星人不相信,所以,隻要有一口氣,就要宣揚不止。要說“藏”也有,那就是藏别人的“功與名”,藏了你的,才能有我的是不?甚至有的不藏,而是直接奪了别人的功與名,那樣不更顯示自己了嗎?這倒真有所謂“十步殺一人,千裡我獨苗”的意思。

至于我所想的“不言功與名”,看來隻有自說自話了。

 

然而,最近出現的消息讓我相信,世上還真有這樣的人。

那就是95歲的張富清老人。

2018年底,湖北來鳳縣退役軍人事務局采集信息時,張富清的信息震驚了在場的人,包括他的兒子。他是“人民功臣”,是“戰鬥英雄”,有“特等功”報功書,更有報功書上的事迹。1948,為配合淮海戰役,西北野戰軍發起了永豐戰役,那次戰役中,深夜裡他第一個跳下4米高的城牆,炸毀了兩座碉堡,繳獲兩挺機槍、四箱彈藥。1955年退伍轉業之後,勳章和戰功就封存了。注意,他并沒有告訴人們,我要“藏”功與名了。他隻是不說而已。不說就是不說,包括對自己的兒子。想一想我們的傳統裡,多少人都在說着“老子當年如何如何”呢?

張富清老人的“不言功與名”是坦然的,是發自内心地平常視之,不是遮遮掩掩故弄姿态。所以,六十年之後在調查的時候我也坦然拿出來,這也沒有任何炫耀的成分——要炫耀,誰還等六十年呢?我想,即使沒有這次調查,即使張富清老人的特等功證書隐沒于世,張富清老人也不會有任何遺憾,遺憾的可能是和證書毫不相關的那些人吧?

央視短評說“深藏功與名,是境界更是堅守”,我覺得是對張富清老人的誤讀,是曲解,他不是“藏”,更不是“深藏”,隻是不言,是雲淡風輕,這才是真正的潇灑啊。當然張富清老人應該不在乎這些,可是我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下,這也是寫這點文字的初衷。

 

這樣的人似乎還不止一個。

《英雄贊歌》氣勢磅礴廣為傳唱,它的原唱空政歌舞團的演員張映哲也是這樣一位不言功名的人物。

1964年,電影《英雄兒女》拍攝,主題曲《英雄贊歌》引起了轟動,後來成為許多場合許多演員希望演出的曲目,甚至歌唱比賽之中。然而,電影放映的字幕表中,并沒有演唱者張映哲的名字。于是,原唱的身份也就成了一個謎,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,熱心的歌迷和聽衆通過媒體來尋找,張映哲依然沒有站出來。最後,參與錄音的指揮家胡德風透露了她的身份。2006年,76歲的張映哲登上央視第六屆軍旅歌曲大賽頒獎晚會的舞台,觀衆們才了見到了原唱的廬山真面貌。2005年5月,張映哲去世。

如今這個時代,侵權官司司空見慣;為成網紅不擇手段更是屢見不鮮。張映哲可以打官司要署名嗎?可以到處宣揚自己是原唱嗎?她沒有!可以憤世嫉俗甚至看破紅塵出家以求名嗎?她沒有!她也不是“藏”,隻是不說而已!

 

世之熙熙,皆為利來;世之攘攘,皆為利往。

為名利奔走真的無可厚非,我一點兒都不敢批評,我也是被洪流裹挾其中,盡管有些無奈,盡管沒有功名。

那些踏踏實實做事情的人,有一些可能被滾滾紅塵淹沒了,可是,這兩個人證明不為名利困擾的人真的存在,他們讓你由衷地敬畏。

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謹以此句送給張富清、張映哲,以及和他們一樣的人們!

 

俠客最靜心,怎用佩吳鈎?

何需金镂鞍,快走踏清秋?

裝束本無異,三教入九流。

功名也曾立,不藏亦不羞。

尊貴是生命,不辨王與侯。

不責紅塵客,手段萬般求。

谪仙意氣在,世上任吹牛。

俠骨埋土裡,隻要清氣留。

我自不言耳,一笑水悠悠。


網友評論
發表評論
名字  
内容  
驗證碼  
看不清?點擊更換